弥生 咲良

愛與夢想
都要棋逢對手

<盛夏的果实>

42:

◆伞修。原著向,他离开后的那段日子,及很久之后的未来。有私设。




◆文名来自莫文蔚的歌曲《盛夏的果实》,过早成熟即过早消逝。








【一】




“走得这么早。”




叶修小声抱怨了一句,身边一时间空落落的,没人反驳他,默默地点了一支烟,呛了一口,使劲儿咳嗽起来。苏沐橙觉得自己应该站得远一些,最好什么都听不到,也不要看到什么,要是叶修不小心哭了呢,她怕自己好不容易才憋住的眼泪又不要钱似的冒出来了。她远远看着那个少年蹲在地上抽烟,咳着咳着把烟头按了,垂着头,咳嗽声也停了。蹲了一会儿,他站起来,摸了摸墓碑上的某个名字,嘴唇动了动。




然后,苏沐橙见叶修转过身来,四处找她,看到她之后微微笑了笑,慢慢走过来。




“以后就我照顾你了。”




苏沐橙咬了咬舌尖,憋了口气,说不出来话。




叶修的笑容淡淡的,揉了揉苏沐橙的头发:“走了。”夏天来临之前,这个少年已经是一副佯装成熟的样子了。




这是苏沐秋离开后,苏沐橙第一次见叶修抽烟,烟突然就点着了,人忽然就走没了,少年也猛然开始变老。








苏沐橙闷着被子躺了好久,满脑子还是墓碑前叶修缓缓露出的一个笑容,很淡的笑意,很复杂的意味。现在回想,叶修的心情一定是极其复杂的,很多个瞬间,他是直接面对一切的那个人,事情总是不偏不倚,找准了他狠狠地砸在他头上。




翻来覆去好久,苏沐橙觉得自己应该是失眠了。




上次“失眠”是爸爸妈妈离开她的那一夜。其实也不算是失眠,只是因为哥哥睡不着,半夜起来偷偷哭,让她发现了,苏沐橙就抱着小熊窝在哥哥身边,懵懵懂懂也迷迷瞪瞪地守了一夜,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,醒来时是老老实实躺在床上的,被角也掖好了,小熊歪着脑袋,趴在床头守着她。




屋子里安静极了,仿佛就剩她一个人。她突然有些害怕,掀起被子就往外冲,阳光璀璨,她的哥哥还在,正在厨房做早餐。




苏沐橙一头栽进苏沐秋的怀里,哇哇大哭,直到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哭到终于明白爸爸妈妈再也不会回来了,哭到紧紧抱着生命中仅剩的亲人怎么也不肯松手。




而苏沐秋已经不再哭了,好像昨晚苏沐橙听到的哭声都是梦里的。他甚至轻柔地笑着,捏了捏苏沐橙的鼻子,不说太多,只是简单地安慰着。




“不哭不哭,有我在呢。”




现在哥哥也不在了,就算苏沐橙现在哭上一整夜,小熊虽然还会趴在床边,第二天的天气也还会是阳光璀璨,但是厨房里再也不会有苏沐秋的身影了。




叶修会不会像哥哥一样,晚上偷偷哭呢。苏沐橙拎着那只小熊,踮着脚走到曾经睡了两个人,现在只剩叶修一个人的屋门口,来回转了两圈,又有些犹豫。




门开了,叶修微垂着眼睛,笑了笑:“睡不着么?”




他手上拿着一个厚厚的本子,翻过了大半本,定格在一行字上,日期是那一天,“最后击杀,秋木苏,第529次”。见苏沐橙盯着他手上的本子,叶修轻声解释:“之前一直是你在保管,这两天也比较乱,不知道怎么跑我这来了,我就先收着了。”




“没想到你自己赢了那么多次吧?”苏沐橙踮起脚尖去看。




“其实也还差不多,他打起副本来经常容易浪,操作再炫还是容易被我按在墙上打。”叶修戳了戳纸上最后一行字,“最后总算是他赢了一回,还不错。”




合上本子,微弱的灯光下叶修脸上终于露出了哀伤和遗憾,可他自己大概是不知道的,还带着掩饰的笑意:“睡吧,我坐一会儿陪你。”




被角掖好了,小熊也趴在床头,苏沐橙露出一双眼睛,雾蒙蒙地看着叶修。叶修坐在书桌前,调暗了台灯,苏沐橙小声说了句“晚安”,他笑了笑,又说了遍“睡吧”。




苏沐橙见叶修发了会儿呆,又翻开那个本子,从第一页看起。




于是和很久之前的那一夜一样,苏沐橙迷迷糊糊地睡着了,留在脑海中的最后一个画面,不知是多年前苏沐秋的眼泪,还是今日叶修的笑容,一早醒来,还是安静的屋子,桌上端正地放着那个本子,屋内只剩她一个人。




厨房里的身影是叶修。




“早啊,想吃什么?”




“唉怎么哭了,看我下一次厨有必要这么惊讶么?”




苏沐橙抹了抹眼泪,露出一个微笑——她记得,苏沐秋那时是这样温暖地笑着的。今时今日,她不会再哭着等别人来安慰自己了。




“不哭不哭,”苏沐橙溜达到叶修身边,看着混乱的料理台,啪嗒点着了叶修挠了半天头都没打起的火,“有我在呢,看,打着了!”




叶修愣了愣,笑着捏了捏苏沐橙的鼻子。




阳光璀璨。








【二】




苏沐秋的遗物不太多,收到最后,叶修把那张薄薄的纸又拿了出来,叠了叠塞进兜里。兜里已经有了两张账号卡,一个是神枪手,另一个是散人,硬质的卡片把布料顶起一个尖锐的角形,叶修自己的一叶之秋孤零零地躺在另一个兜里。




衣兜新来的住户是一纸合同,签的那个名字现在刻在墓碑上,枪炮师的账号卡给了原主人的妹妹,一段时间内都不会上线了。这么看来,本来热热闹闹的身边,呼啦一下都走了,就剩个战斗法师,用着那人做的战矛,准备要上路了。




“叶秋,现在战队里少个远程,要不你去网游里,呃,稍微看一下……”




陶轩那小心翼翼的询问都快把他当作玻璃易碎品了,连神枪手、枪炮师之类的关键词都不敢提,生怕多说一句话,嘉世战队就要胎死腹中,叶修这个人也要走上另一条自暴自弃的不归路。叶修也不好跟他解释,毕竟他现在也不是个能干干脆脆释然的状态,总归也需要些时间,点点头说了句明白,主动跑去物色人选。进了荣耀,心安了些也空了些,越熟悉的地方自然是越不习惯。




“神枪手,枪炮师,苏沐秋,我去哪找啊……”叶修嘟囔了一声,操作着一叶之秋往竞技场奔,嘴里念叨的,早就从神枪手变成了苏沐秋。




把房间名称设置成“招聘枪系职业玩家”,打过几个看热闹的,简单应付过几个熟悉一点在问秋木苏的,叶修也碰上了几个不错的玩家,心里记了几个ID后,房间冷不丁进来一个还算熟悉的名字。




“我说臭小子你搞什么鬼?你缺神枪手?你怎么不连战斗法师一块招聘了,包送账号和银武?”黑衣术士一开口,高手气场全无,咋咋呼呼试探起来。叶修懒得理他,直接点了开始,一副爱打不打的样子。




魏琛这下还真不乐意打了,继续嚷嚷起来:“说话呀,哑巴了?最近没见你和你那姘头上线,难不成闹掰了?我说你们要是真闹掰了,你就干脆换个号玩剑客,来我蓝雨,保准给你个副队长的身份。”




这人嘴上没个把门的,满嘴跑火车,半是骂骂咧咧半是认真,叶修也不接他的话茬,直截了当地问:“开打,你输了来我这,我收容一下老年人。”




魏琛嗤之以鼻:“老夫是神一样的少年,下辈子也不会跑你那犄角旮旯讨生活的。”




叶修不置可否地笑笑,顺手禁了房间的语音,而魏琛噼里啪啦打了一段字,突然埋没在了系统提示里——房间又进了一堆人,拳法家、驱魔师和魔道学者,要是再来个牧师都能凑够个战队了。叶修定睛一看,不禁咋舌:这群人怎么都来了。




大漠孤烟,扫地焚香,王不留行。背后是霸图的韩文清,皇风的郭明宇,微草的林杰。这么算来,荣耀联盟第一赛季的几个参赛队伍,来了不少代表。林杰在聊天框发了个微笑的表情,郭明宇一条条消息刷出来催他开语音。见一时半会儿也打不起来,郭明宇吊着胃口一句有用的话不说,叶修点开了语音,也听听这群人到底来干什么。




“小秋秋,你家另一个小秋秋呢?不要你了吗?”




好像还真是不要我了。叶修挪了挪耳麦,小声咳嗽了一声,好似呛着的那口烟还没能消散在南山。




“感冒了吗?夏天感冒很难好,注意身体。”林杰的声音带着笑意,“也没什么大事,就是联盟总部今天开放参观,我们俩就近去了一趟,正好要到了一份夏季预热赛的章程,我记得你和秋木苏经常参加各类比赛,所以想给你发一份。”




叶修道了声谢,给林杰发过去一个邮箱号,顺手也登录上了邮箱。叶修平时不常用邮箱,勾选了垃圾邮件删除后,只剩下寥寥几封。目前来看,最重要的那一封邮件还是苏沐秋发来的备份,几个整整齐齐的文档,花费了不知道多长时间才搭建好的构想,真正的天才之作,不愧千机之名,如今在仓库里静静地躺着。




像苏沐秋,在南山沉默着。




这个无端冒出的相似让叶修心口一疼,手边飘起的烟也颤了颤,心底陡然升起一股火气,身上却猛然打了个寒战。叶修难得有些烦躁,心口那儿很不舒服,涨满了诡异而陌生的情绪。




备战时间已过,叶修又按了开始,声音有一点点拧巴:“打吧,快一点。”




快一点,狠狠打上一场。




“你们一起上吧,都忙着呢。”




找一个理由——出口,用力地打上一场。




难言的沉默中,这莫名其妙的场面让对面的几个人也愣了愣,一时摸不着头脑。魏琛听着那小少年的声音不太对劲,嘟嘟囔囔问不出来什么,索性真的向那几个更懵的看客提出了组队申请,准备痛快地打上一场。




扫地焚香加入了队伍,大漠孤烟和王不留行默默退到了后面表示不掺合,语音又被叶修禁掉了,林杰担忧地给韩文清发了条私信询问,得来的也是“不清楚”的回答。




玄甲黑矛的战斗法师凶狠地冲向黑衣术士,漆黑的却邪闪动着刺目的光辉,一叶之秋开场就轰起大招来,不要钱也不要命似的,又凶又莽地紧咬着不放,面对面贴着打,把对面两人一下打了个措手不及。韩文清皱紧了眉头,心里的疑惑更深了些。




战斗法师是个机动性很强的职业,在叶秋手中,宛若惊鸿游龙,走位风骚,角度刁钻,四平八稳,不骄不躁,哪像今天这样,大开大合,俨然一副以命换命的自暴自弃式打法。往好了想,或许是为了应对控制技能极多的两个对手,但林杰总觉得场面很怪异。




一叶之秋仿佛憋着一口气,正在努力地释放出压抑已久的某种情绪,这让林杰突然想起了自家的弟弟妹妹,那种要哭不哭,憋得又凶狠又委屈的难受样子。




天击,龙牙,高级技能冷却期间,一个个急促的小技能也一层一层叠了上来,炫纹也一个一个放出,战斗法师的攻击没停过,脚步也没停过,一步步逼近,近到对手避让和后退,也仍然紧跟着。这没必要的,让那个一向打法扎实而漂亮的角色,看上去蠢极了。




异样的亢奋和激越从战斗法师身上传递了出来,急风骤雨般的节奏中,魏琛和郭明宇慢了下来,一来拉开距离进行迂回和控制节奏,二来……他们也觉得叶秋的状态不太对,有心退让。




这场战斗,一叶之秋耗光了自己的蓝条,血条还剩大半,索克萨尔和扫地焚香,差不多都还剩半管不到的血量。




而一叶之秋,叶秋,仍然没有停下来,沉默着一下一下地平砍,那两个人站桩似的不动,血量微弱下降着,所有人只是在等他停下来。这场不伦不类,甚至有些荒唐和儿戏的战斗,韩文清看不下去了,移到一叶之秋身旁,打出一行字。




“别打了。”




一叶之秋突兀地停了下来。荣耀里,人物调息的呼吸动作,仿佛是叶秋本人,在粗重而惶惶地喘着气。




而实际上叶秋很平静,脸上平淡淡的没什么特别的表情,抓握住鼠标的手和悬停在空中的小臂都稳稳地停住了,只有右手的指尖,狠狠地按住鼠标,微微泛白。他打开了语音,一时间没人说话,似乎都在等他。




“抱歉。”叶修轻声道了歉,为这场带入了某种吊诡的情绪的不合格战斗。没有人开口指责他,连魏琛也没乱说话,硬巴巴地说了句没什么,最严以对待每一场战斗的韩文清也没再开口。这人仍然是那个理智而强大的少年,难得碰上一次失态的他,不过是一件小事。




林杰慢慢删掉刚刚打的字,轻轻叹了口气:“没关系,偶尔一次,而且也不是什么大场合,你比我们都小一些,还是有资格多多意气用事的年龄呢。我更担心的是,你今天怎么了?”




这小孩,今天给人沉重的暮气之感,让人心生不安和担忧。




“是啊小秋秋,你这是怎么了,今天这么拼?”郭明宇操作着扫地焚香,绕着一叶之秋打转,小心翼翼地问。




魏琛摸了摸下巴,突然来了一句:“你该不会真的和秋木苏闹掰了吧?”




“没有,他永远不会和我闹掰的。”沉默了许久,叶修慢慢开口,“他死了,以后就剩我一个人了。”




半晌无言,谁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直到叶修跟众人告别,下线,头像也和那个神枪手一样变成灰色,众人才像是从悚然中惊醒一般,冒出几句遗憾和惋惜。




林杰盯着一叶之秋灰掉的头像,又想起了憋着不哭的小孩,心也揪紧了,一股憋屈的郁气堵在心里,难受极了。




这小孩,怎么活得这么累。








【三】




叶修十五岁那年做了人生中的第一个春梦,旖旎绮丽,醒来后那春梦非但不是了无痕,另一个和他共赴巫山的主角就好端端地躺在他旁边,还探手摸他额头,嘀咕了一句“没发烧,怎么傻了”。




当时叶修呆了好一会儿,就盯着苏沐秋的脸,越看,梦中的场景越清晰明了。




是了,就是这个人。




沉默堆积着暧昧,现如今叶修已经不记得是谁主动了,只记得唇齿相依的美好,清早的晨光大大咧咧地透过窗户,洒在床上,少年的躯壳干燥而温暖,摸上去都是一种流连的涩,肌肤接触的瞬间,灵魂都会开心得笑出声来。刺眼的白光中,空气里微小的颗粒漂浮不定,让叶修想起了一种很有趣的小零食,颗粒在舌尖爆炸一样跳动着,酸甜都在津液里欢快地蹦跶。如今回想,那个吻真是概括了无数瑰丽而美好的存在。




“‘缥缈宇宙,天使逡巡’,和你相遇不相识,已经是我的幸运,感谢世界有你。叶神生日快乐!”




常先划着微博上的生日祝福,忍不住念出了一条画风独特而优美的,感慨道:“不愧是叶神,又过了十年,传奇已经变成传说了。”




叶修的粉丝以长情著称,每年的纪念日都搞得轰轰烈烈,尽管叶修本人不参与这类活动,但架不住粉丝的热情和喜欢,上了十年的热搜,让路人也笑着送上祝福。这次也巧,荣耀二十周年系列活动,这个无论退役前还是退役后都称得上是深居简出,被媒体又爱又恨的人,难得参与了一次,还正好赶上了叶修的生日。常先也趁机在专访中聊起此事,干脆念了些粉丝征集的祝福。




短暂走神过后,叶修认真看了看祝福,道了声谢,冲着镜头笑了笑。又十年过后,这个人好像老了一点,笑起来的时候眼角也多了细微的皱纹,但矛盾的是,这人一笑起来,春风拂面,夏荷初露,仍然是难得的少年气。荣耀所有记者最大的遗憾,可能都是整个联盟没有留下一张叶神少年时代的照片——那个第一赛季首冠、嘉世王朝时代的“叶秋”,还是一段模糊的影像。




这个遗憾到今天为止。常先捏着那个印有金色荣耀logo的信封,激动到有些手抖。这里面是来自一些早早离开联盟的人的私藏,苏沐橙私下收集了之后,众人决定作为纪念活动的彩蛋放出。




直播间的人数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,还有源源不断的人涌入,静静观看,不胜唏嘘,荣耀里不少灰了很久的头像也再次默默地亮了起来,仿佛叶落归根,终于回到最开始和最美好的地方。叶修也将视线落在了信封上,笑容多了几分怀念和暖融的甜意。




他一定是想起了曾经,那些美好的往事,少年岁月灿如夏花。




常先深吸一口气,拆开了信封,第一张就让全直播间的人愣住了。




炎炎夏日的阳光笼罩着整张照片,细胳膊细腿的少年盘腿坐在椅子上,抱着一大块西瓜,歪着身子躲闪,脸上挂着那种让人气得牙痒痒的笑容,可能也确实把另一个人给气着了:照片边缘伸出一只修长白净的手,正作势要捏他的脸,另一只手则隐藏在椅子背后,拽住了叶修的衣服。如果这是一段录像,估摸着下一秒叶修就被那手的主人捏住了脸,差点要歪倒、顺势要逃跑的叶修也会被他一把拽回来。




难得看到叶修这么孩子气的样子,常先眼都直了,还是叶修摸了摸鼻子,有些不好意思地收起那张照片:“那时候荣耀开服还不到一年呢,他竞技场打不过我,就抢我的西瓜,沐橙拍完照片之后,相机都不小心埋在西瓜里了,战况惨烈,我和他被罚整整一天不能玩游戏。”




叶修的手指摩挲了一下照片上的那只手,轻轻地提起了“他”。




那张被拿走的照片仿佛是被揭开的面纱,常先手上的第二张照片,真切地描画着那个少年的样子。这张照片上有时间,是2015年的夏初,嘉世的红枫叶前,左边站着叶修,前面站着比他们矮了一个头的少女,能认出来是苏沐橙,右边比叶修稍高一点的少年,和苏沐橙的长得有些像,暖融融的发色,自信而又熨帖的微笑。三个人都笑着,仿佛未来是值得期待的美好。




常先猛然想起了久远的一次采访,定了定神,才小心翼翼地问:“叶神,这是你的朋友么,呃……”




“是的,我跟你提到过的,我的那个荣耀玩得很好,后来去世了的朋友。”虽然常先没说明白,但叶修还是了解了他的意思,干脆地说了出来。他下意识摸了摸裤兜,似乎想掏根烟,又想起这是在直播,敲了敲腿侧作罢,缓缓舒了口气。




“他叫苏沐秋,是沐橙的哥哥,我十五岁离开家之后,一直和他睡一张床,荣耀开服之后也一起玩的,差一点就一起拿冠军了。沐秋荣耀玩得特别好,要我说的话,他大概是最有天赋的选手,最初的却邪和千机伞,都是他的作品,散人的构想是他提出的,也是那时候他亲自封存起来的,他没等到后来机会来临的时候。他最初玩的是神枪手,叫秋木苏,喜欢搞很多华丽操作,bug一抓一个准——即使按照我退役时候联盟的水准,他也是最强的。不知道荣耀里还有没有人记得他,那时候我们经常搭档下本。实际上他是个全职业精通的厉害人物,枪系更灵活一些,你们可能很难相信,他差一点就用沐雨橙风的账号出道了……”




叶修似乎是想到哪说到哪,平铺直叙地陈述着,话语中的一个个惊人的、不为人知的故事,震荡着整个联盟,整个游戏。时至今日,叶修和他的散人仍然是这个游戏里无人可以复制的传奇,千机伞还是最令人着迷的传说中的武器,三十七连胜再也没有等到打破它的选手,而直到今天,人们才恍然,原来传奇是两个人的故事,尽管三个人相依前行的路上,有一个人早早地离去了。




“很厉害吧。”叶修又摸了摸衣兜,但什么也没拿出来,“是不是后悔没有早点知道这么个大神?”




常先心口闷闷的,应了一声,又觉得业已是经年往事,他这样哀戚的态度,也不是已逝之人和面前这人想看到的,抽了抽鼻子继续翻看照片。照片里还有苏沐秋的身影,不过都是早于那种嘉世门前三人合影的,有的是兄妹二人的合照,也有苏沐秋和叶修正经的照片,照片上的苏沐秋常常是温和地笑着,偶尔才炸毛露出点真性情,看向苏沐橙和叶修的眼神,总是或深或浅,却总藏不住的温柔。




再后来就没有苏沐秋了,翻到最后一张三座奖杯前叶修趴着睡觉的照片,常先无声地叹了口气,还是忍不住去想那个少年。或许是叶修的每个字还在所有人心中回荡,照片上的少年看上去如此乐观而积极,真切地代表着人生的盛夏光阴,即使只春华未秋实,也让人爱慕和喜欢。




“真好啊。”常先往回翻,照片上苏沐秋背着苏沐橙,回头看向照相机之后的叶修。所有人一定都是笑着的。




“是的,他就是一个那么好的人。”叶修用两根食指比划了一下,仿佛指尖是闪烁着光芒的烟花棒,星点光亮溢满眼眸。他的笑容好看极了,就好像承诺过要笑得开心,拉过钩。




“我想让你们知道。”




常先鼻子一酸,只觉得一场迟来的哭泣,终于在不合时宜的时刻,姗姗而来,无处落足。




如今少年都长大了,纵使少年一直坦然面对死亡,人们也总是希望他在恰当的时候痛苦、合适的时候释然。当时他有没有哭,如今他有没有释然,总归都不是可以套入那些春华秋实、叶落归根的规律,总是平静的人生,常规的事,波澜壮阔还是终归平静,始终是两人之间的事,只留一个人,到底是难以名状。








【四】




“叶修,我知道一个蛮矫情的说法,说一个人要是被所有人都忘记了,那就是真的死去了。”




“那他至少能活得和你一样长……”




“你是一定会被载入荣耀史册的啦,一定会被记住的。”




“唔,我们一直都知道这是必然的,所以我挑战了一下,让他也被载入了史册。”




“哈哈,那你猜,哥哥他会开心,还是气得跳脚?”




“估计又要气饱了……”




“他嘴上说着生气,其实那两三年,是他过得最开心的时光。”




“沐橙,我也很开心,”叶修长出了一口气,睁开眼睛,极慢地勾起一个笑容,“因为我喜欢他。”




苏沐橙顿了顿,用力地点点头:“嗯,你们相互喜欢。”




“是,挺好的。”叶修轻声说,摸了摸衣兜,缓慢摸索了一会儿,似乎在什么东西上停了停,衣兜悄然凸起一个硬硬的方形,像是一张账号卡。他又抽出手去摸裤兜,摸出一根皱巴巴的烟来,“我去外面抽根烟,帮我打个掩护,别让你哥又念叨我。”




苏沐橙帮他点燃那根烟,放在病房的窗口,那烟飘了出去,飘飘摇摇如上升的魂灵,徘徊留恋。叶修闭上了眼睛,一根烟燃尽了。




夏天的花已经开败了,秋天的果实再也没有成熟。有些事情来得太早,有些事情记一辈子。








- 完 -








这是年前说的那把刀,当时因为要过年了,而且看大家反应这么大,就没忍心放上来。重写了,还是放了上来。




这次的主题其实很简单,就是他走了以后,他是怎么过了那个坎,又是怎么一辈子记着那个人的。盛夏的果实是过早结成的果子,即“早熟”,说的是他们的关系,也说的是叶修的性格。苏沐秋来得早也走得早,叶修早早地喜欢了他,于是也就记了一辈子,再没能开个花结个果了。




本篇是难得一次写纯粹的“未亡人”,写得好累,突然有了点想法,寂静的夜晚里爬起来挣扎着写完了。大家早点睡,晚安,我们下次见。



评论

热度(639)